• 浮动广告2
  • 浮动广告2
 
dlrb    
  dlrb
 
 
2018年03月13日 星期二 
 
  第A03版:大泉州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标题导航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
韩唯东:痴迷不过泉州一方石碑

    “你信神明吗?”

    古榕巷有一处特别的存在,白色落地的玻璃房沿巷而立,像一个透明的大礼盒。

    玻璃房里,汉砖支起成了古琴的琴桌,百年前的日本彤红花瓶插着腊梅,观音鹤首瓶站在同样沧桑的石墩上,元代的龙泉窑香炉养着水仙……你也许还不知道,泉州竟有这样一处奢侈而古朴的客栈。

    客栈主人36岁的韩唯东,是武汉来的男子。

    客栈玻璃门常常上着锁,三层被刷成清爽白色的小屋,正对着红砖护厝的番仔楼。三楼的卧室,起身便能望见东西塔尖,屋顶天台可以看见塔身,他有时会拿着望远镜打望,塔上浮雕的佛像似近在眼前,岁月斑驳着的是千年不变的法相。

    “前半生的足迹,切换在多个一线城市,很表面的城市,我留不下来。从未遇到过一个如泉州一般牛气的城市:开元寺的一只石狮,就可以让你摸一个下午,一座塔够你看一个月,石板路上都能邂逅明末、清代的石碑。”一个嗜古如命的人,天天看得欣喜若狂,视这里为终老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《古文观止》看到“毛邓”

    “你信神明吗?”“我存敬畏心。”

    唯东的父母、爷爷、奶奶,都是公职人员。读幼儿园前,他常被单独留在家里的小套房。在一片寂静里,他常“看”到一团黑影,蹲在他面前,有时跑来与他招招手。“两三岁的记忆,一直如影随形,如幻吗?”因为对神明的敬畏,他在宗教奥义和古书里寻找趋近的解释。

    所以,在他的客栈里,近代的石狮蹲守在门的两边,石碾槽躺在一边,宋代的纸槌瓶,上个世纪的座椅……他是福建古玩商会的理事,每一样古玩在他眼里,都住着各自的灵,因缘而聚。

    爷爷是他在古玩上的引路人。韩唯东上小学后,刚退休的爷爷成了一名“孙经理”,担起照顾孙儿的任务。

    爷爷曾分管文博系统,退休后开了一家古玩店,收藏明清瓷器。耳濡目染下,韩唯东八九岁就开始买景泰蓝的小杯子、风铃,而后买玉石,对历史沉淀的物件有着天然的爱。

    因为古玩,唯东对历史有着强烈的求知欲。爷爷家里有满满两柜子的书,历史类的书最多,兼有苏联、波兰国家的文学作品,爷孙俩约定:书柜的书任他挑选,每看完一本都有酬劳,按书的厚度、难度来计费,从5毛到10元不等。

    每本书看完后,爷爷都要抽查,过关了才能顺利领到“辛苦费”。“《古文观止》《水浒传》《西游记》《三国演义》《李自成全集》,甚至《毛泽东思想》《邓小平理论》小学就都看完了,一年能赚几百元零花钱。”零花钱想买什么都可以,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,是给角头里一二十名小伙伴,一人配了一把“枪”,领着大家玩打仗。

    赚的钱越来越多,蓬勃的求知欲也越来越强烈,他拼命看书,一周至少一本,从历史到艺术,到宗教,到建筑,到经济……眼睛和脑子也被锤炼得十分迅敏,“白话文写的书,可以做到一目十行,记忆力也特别的强”。

    放弃北大重新高考

    大量的阅读,极大扩张了他的视野。他一直是个跳脱的孩子,常被跨领域的未知所吸引,“喜欢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每一样都想学。”他组乐队,玩甲壳虫的音乐,带着对人生的思考。

    也曾一度因为爱好特别多,不听劝地参加了各类比赛,让高中老师十分头疼。获过的大奖,随便一个都足以令人吃惊: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二等奖、全国物理赛二等奖、全国化学赛一等奖、全国生物赛二等奖,还抽空拿了武汉市中学生计算机编程一等奖。

    学霸的世界,多出的是选择的机会。他曾玩儿似地参加了三次高考:先是考上北大,因为专业不是自己所想,大二退学,在等待下一次高考的间歇,在中关村卖碟;后考上中国地质大学,三个月后再离校,转身又考上中山大学商业管理系。

    他频繁地高考择校,其实是想学文博考古类,“你做的事,就该是自己爱的,不然就消耗了生命”。只是,三次高考都不顺遂。

    “做不了考古,那就学经济,多赚点钱吧。”大学里,他和两位伙伴,成立了一家香港贸易公司,在广州的大学城里发展了3000名学生代理,有如当下的全球购,卖各种进口小商品,一年纯利几十上百万元,成了学校名人。

    2008年毕业之际,他进入北京的一家私募基金,从实习生一路做到副总裁,手上玩转几十个项目上百亿资金,一年为公司赚下十几个亿,拿着年薪300万元的报酬。他在他的客栈里,语调平平地讲述,仿佛这场资本狂欢的主角并不是他本人。

    他参与建行的上市,云南白药、北京同仁堂的上市,在最青春的年华里,激情和理想尽情挥洒。他玩命地学习,从药品、艺术品拍卖到房地产的运作等,只有懂得全行业的知识,才能给投资人最全最前瞻的信息分析。所以,当客人聊起鹿胎盘素,他知晓它是怎样激活细胞,灵芝、石斛要产自哪里更具功效。

    高薪的收入,反哺了他文博的爱好,收藏宋元高古瓷,访名师学古琴,频繁地往来于日本神奈川,学习少有人知的“居合道”剑道,还玩成了职业三段。

    他在这份工作里,认识了现在的老婆,生长在古城的泉州女孩思斯。他们聊音乐、艺术,也聊城市的人文和

    古迹,到博物馆,看一件件与他有着一堵玻璃距离的文物,他的脸贴在玻璃上,却依旧看不全每个细节。

    “北京没有泉州好,不信你要来看看。”思斯第一次这样说时,他压根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疯狂地爱上泉州

    每一次的人生大选,父母都给了他最大的信任和不干涉。2011年,在事业的顶峰时期,他决定回武汉创立自己的私募基金公司,专事房地产类投资。2014年,一线城市房地产从黄金时期走入灰暗期,公司投资的地块难以出手,十几个亿的投资被套牢,他陷入了漫长繁复的官司里,被追债也追别人的债。

    当这场创业危机褪去后,关了公司,遣散员工,他回到了人生的起点。人生海海,低谷过后,他开始一路向南。经不住思斯又一次“泉州最美好”的鼓动,他将信将疑地绕道来泉州,一路叨叨说着,“我可是要看真迹的”。

    看开元寺、东西塔,他已经惊得说不上话来了,“千年古塔就立在眼前,任你看,任你走近,任你触摸千年的塔身,明清的石碑随意铺成了地板,这要换在武汉,都要关进博物馆”。

    “太奢侈了,太过瘾了。”他用一切能想到的词汇,热切地表达着他的震撼,他停不下来这场泉州的神奇体验,不知疲倦地推敲洛阳桥的石头,贪婪地看遍承天寺、清净寺、天后宫、浔埔渔村,看闽南建筑,听南音,品梨园、高甲、打城、木偶。

    “在中国的其他城市,古建、古乐、古巷,只能看到其中一样,可你在泉州,就什么都有!”这场文化盛宴太丰盛了。

    波澜汹涌壮阔的前半生,神奇地在这座藏宝城一般的古城面前,回归平静。临别之际,他知道,这短暂的到访,只是缘分的开始,他终将在这里落脚。

    因为这场初访,他和思斯成了眷侣,2015年,他终如愿,在这里安家,在古榕巷里开了这家集展览、住宿于一身的容驿客栈。

    3年了,他在这里享受了想看就可以走近的古迹,上花巷郑玮念的泉州方志书店,遍览泉州的过往,拜访一位位泉州名人,也遇到许多相谈甚欢的客人,一起喝茶饮酒听戏探古,互为朋友。

    开着客栈,收着古玩,教人剑道、古琴,日日听思斯唱南音弹琵琶,他正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生活,在古城,任逍遥。       (花巷微公号)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   

  Copyright © 2005-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 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  海丝商报社版权所有

新闻热线:0595-26531010   发行热线:0595-26531027  广告热线:0595-26531028

地址:南安市美林街道江北大道广电中心大楼14楼

南安商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