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浮动广告2
  • 浮动广告2
 
dlrb    
  dlrb
 
 
2018年03月13日 星期二 
 
  第A03版:大泉州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标题导航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
丝路碧海情

    于强著中国文联出版社

    小说连载(054)

    岁月如逝,时间一天天过去,兰香有时到店铺为爸爸王茂源打点生意,有时去丰州古城转转。她看到护城河畔随风摇曳婀娜多姿的垂柳,看到人行道旁红艳绚丽的三角梅,不禁触景生情,又思念起龙蛟。有时,她坐在护城河畔的石头上,掏出龙蛟临别前赠送给他的木质奖牌,上面刻着“冠”字样,有海滩、海浪、椰树图案。奖牌赠送给她倾注着龙蛟对她的挚爱,她视奖牌如宝贝,如生命,看到它如同看到龙蛟,她将奖牌时时刻刻带在身边,想起龙蛟她就拿出来看看,摸了又摸,亲吻了又亲吻。由于奖牌天天看,天天抚摸着,奖牌变得光滑锃亮,十分美观。夜晚,她更衣上床,少不了将奖牌握在手中,有时贴在心窝前。奖牌握在手中,睡觉睡得甜,睡得香;贴在心窝前,她似乎觉得龙蛟就在她的身边,龙蛟的心与她的心一起跳跃、共振,她常常梦见龙蛟,她俩在一起促膝聊天,她俩依偎在一起陶醉。

    有时候,她凝望着奖牌想,龙蛟呀,凭着你的本领、睿智,你一定能实现你的愿望、誓言,捉拿到海盗头目陈祖义伏法,为我家死去的亲人报仇,为许许多多被陈祖义杀害的下南洋的闽南人报仇,为海上丝绸之路的畅通做出贡献。龙蛟已经出海多日了,不知道他跟郑和大人下西洋捉拿陈祖义否有结果?听说陈祖义这个大盗狡猾多端,阴险毒辣,你和同伴们去对付、捉拿可要小心呀。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,如果你有什么闪失,我们家再也经不起打击了,我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!。

    一天下午,兰香又来到丰州护城河畔一块石头坐下,掏出龙蛟给他的奖牌凝视着,欣赏着,抚摸着,亲吻着。

    这时江流风身着长衫路过这里,一看是兰香坐在石头上全神贯注地欣赏一块木块,便悄悄走到她的身后,看清楚了原来是一块奖牌,看来是龙蛟临别前赠送给她的,她视如宝贝,正在思念龙蛟哩。

    “美人儿,你大概是在思念你的郎君龙蛟吧”江流风嬉皮笑脸地说。

    兰香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收起了奖牌,一看是江流风,不屑地看了他一眼,说: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美人儿,我心里一直里惦念着你,常常梦见你呀!”

    “恶心!”兰香转身就想躲开他。

    “你也许会关心下郑和下西洋的消息吧,我可有最新消息呀!”江流风卖弄关子。

    兰香将移动的脚步停住了,用期待的眼神看他一眼,心想,龙蛟跟着郑和大人下西洋近两年,也该有返航的消息了,陈祖义是否被捉拿也该有个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“前天,我在泉州听几个从南洋回来的人说,郑和下西洋的船队已经返航了,海盗头目陈祖义已被捉拿押回了京城。”

    兰香脸上掠过一道道喜色和欣慰,她想启齿向江流风问一下情况,可话到嘴边又戛然停止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想打听和了解你的郎君龙蛟,哈哈!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也是一个坏消息!”

    兰香又看了他一眼,似乎以眼神问,有何好消息?有何坏消息?

    “我在泉州听人说,海盗头目陈祖义是被我们闽南籍的一位战船船长擒拿,然而这位船长擒拿了陈祖义后就被陈祖义手下的人用暗箭射中,受伤落水罹难了,嗯!壮哉!悲哉!”

    兰香一听,不由心中咯噔了一下,活捉陈祖义的是闽南籍船长,莫非就是龙蛟,也可能他在下南洋中表现突出晋升为船长,他应征时就表示要誓死捉拿陈祖义,为我们一家报仇,为许多闽南人报仇。有了机会,他绝不会放过陈祖义,难道他捉住了陈祖义真的是遭遇不幸……她不敢再想下去了,心扑通扑通剧烈地跳动,双脚有些发软。转而一想,江流风对他一直不怀好意,是不是瞎编故事来哄她,戏弄她、欺骗她,她沉着脸说:“我才不听你胡编乱造呢!”说着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江流风拦住他说:“美人儿,这真的是我在泉州听到的,骗你是王八蛋,是狗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兰香又停住了脚步,看了他一眼,好像对他的话有些相信。   (未完待续)
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   

  Copyright © 2005-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 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  海丝商报社版权所有

新闻热线:0595-26531010   发行热线:0595-26531027  广告热线:0595-26531028

地址:南安市美林街道江北大道广电中心大楼14楼

南安商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