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版:武夷山下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要闻

第02版
要闻2

第03版
要闻3

第04版
要闻4
 
标题导航
          网站首页
  首页 |  版面导航  |  标题导航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日期:[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] -- 武夷山下 -- 版次:[ 11 ]
“天堑”变通途
杨昌长

    这是一块超重的土地,在腥风血雨的峥嵘岁月,生息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,曾用鲜血和生命上演了一出惊天地、泣鬼神的正剧。这块土地叫南溪,又叫九家保。因它承载了福安松罗南溪九家人保护叶飞等革命领导人的沉重记忆……

    1933年,红军在闽东开展革命斗争,是年10月9日,叶飞、詹如柏、施霖等在南溪村秘密集会,不幸被“大刀会”匪徒捉去捆在村房的大柱上。农妇施脓禄急中生智,谎称叶飞等是她请来的帮工,并召集九家村民为叶飞等人担保。他们赶往10里外的牛落洋村借到500块大洋,救下被捕的革命领导人。事后,白匪明白了真相,遂将身怀六甲的施脓禄砍成四截,并枪杀了九家具保人及子女亲戚。革命战争年代,南溪人民为保护革命领导人付出了巨大牺牲,他们无畏忘我的精神感召日月,光耀千秋!

    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一段时期,南溪村没有公路,老百姓困守山旮旯,日子过得紧巴巴。当年,那里曾流传一段民谣:“世居九家保,代代山路走,情歌听得见,相会恨路遥。”当年,我到当地采风,一位姓张的乡长告诉我,没通公路,山村群众即使有鬼斧神工的力量,也难以生成移山填海的造化。我们站在南溪村的谷底,仰望层峦叠嶂的山脉,连天也变狭窄了。在这样的小天地里,山村人家只好听天由命,靠山吃山成了他们生存的唯一途径。俗话说,人怕出名猪怕壮。在这里猪怕壮又有一新解:杀一头大猪,这700多号人的村子消化不了,只得抬到松罗集镇上卖。从南溪到松罗,走山路从山谷旋到山巅,再由山顶盘到山脚,峰回路转,头昏目眩,抬猪肉人如《聊斋》中的八大王走路摇摇晃晃,这光景谁消受得了?因此,外地猪贩到南溪都得挑瘦小的猪宰。

    为了早日修通松南公路这条老区路,让九家保村民早日摆脱贫困得温饱,时任乡党委杨书记在目标管理责任书上,向市里立下修通松南公路的“军令状”。为了筹措数百万项目资金,杨书记和张乡长两驾“马车”风尘仆仆四处奔波,靠恒心说动对方,靠诚心打动相关部门,终于争取到一大笔款额。乡里随即一方面发动群众投工投劳,节约开支;一方面发挥党员先锋作用,身先士卒,干在前头。松南筑路动地诗,老区人民平“天堑”!最是南溪优秀共产党员刘奶宝废寝忘食在工地,拼将老命献通途。当年省里挂职松罗莫副乡长,多次返榕磨嘴皮,终于磨到几笔部门援助资金。众人拾柴火焰高,有了这些资金加之群众投工投劳,当年年底,松南两条11公里的公路终于修通。

    前任做给后任看,一任接着一任干。二十多年来,松罗乡党委书记和政府乡长已换了四五任,而他们履新后总是把道路畅通作为为民执政的要事之一。俞书记、林乡长弄来水泥,硬化了老区路;林书记、钟乡长争取到资金,延伸了乡村路;缪书记、吴乡长跑来了项目,拓宽了小康路;这次新上任的钟书记和吴乡长,又准备把这条老区路建成全市最美的“四好农村路”!

    敢问路在何方?路在脚下!只要真情像梅花开过,就会留下一路芬芳;只要真情像草原广阔,就会留下一路“奶酪”。

    “天堑”变通途,永远是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的当地党政领导和念兹在兹造桥修路的交通人的一条心路!
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  © 版权所有 福建日报社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

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办  新闻研究所编辑 信息技术处制作

未经许可禁止做任何链接和镜像
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2
   第03版:要闻3
   第04版:要闻4
   第05版:海峡
   第06版:国内
   第07版:国际
   第08版:文体
   第09版:助创
   第10版:评说
   第11版:武夷山下
   第12版:产经周刊·综合
“天堑”变通途
乡村圩场
主题·历史的轨迹
屿头山,英雄山
大炮与勇士
饭甑岩的热气
福建日报 武夷山下 11 “天堑”变通途 杨昌长 不支持InfoYear组件-不支持InfoMonth组件-不支持InfoDay组件 SourcePh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