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版:专题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要闻

第02版
要闻2

第03版
专题

第04版
要闻4
 
标题导航
          网站首页
  首页 |  版面导航  |  标题导航
放大 缩小 默认
日期:[ 2020年06月16日 星期二 ] -- 专题 -- 版次:[ 03 ]
珍重双杭
陈慧瑛

    上下杭改造提升仍在进行中

    去年首届商博会期间,上下杭历史文化街区曾作为八闽美食嘉年华举办地。

    近年来,上下杭历史文化街区成为当地发展夜间经济的示范载体。

    供奉商神张真君的祖殿

    历史上的上下杭,仅各地建立的会馆便有30多个。图为完成修复的永德会馆。

    更多商务资讯,请扫描关注“福建商务”微信公众号。

    [编者按]

    位于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苍霞上杭路、下杭路及其附近街区,俗称“双杭”,早年间是福州的商业中心和航运码头,船来帆往、商贾云集,是闽商文化的发祥地,被誉为“福州近代商业博物馆”。这片曾经以商业繁华而闻名的古老街区,一直以来都是民俗、史学专家们研究福州商业发展历程的重要地方,近代因历史原因逐渐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近几年,福州市委、市政府高度重视上下杭步行街区保护开发建设,提出要将上下杭商业步行街区重点打造成“国际知名、国内领先、福建第一”的省会城市福州市新地标,经过修缮的上下杭正重新焕发出她的魅力,吸引众多本地市民和外来游客慕名前往。省商务厅在最新出台的《关于进一步促进夜间经济发展九条措施》中提出,重点支持福州上下杭步行街改造提升和八闽商埠建设,通过3年持续创建,把步行街打造成为城市高品质消费、商务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平台。

    经作者授权,本期商务观察特刊载著名归侨女作家陈慧瑛《珍重双杭》一文,随着她的笔触,走进老时光,找寻烟火气,亦期许“三捷河畔商户聚,唐宋繁华今再现”。

    

    我从少年起便读《红楼》,几十年来,百读不厌,对书中贾宝玉说过的一句话:“女儿是水做的骨头!”特别欣赏。于是,推而广之,对水的清纯、水的温柔、水的无坚不摧的坚韧、水的无孔不入的执着,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认同;再推而广之,对江、河、湖、海,对水城、水乡、水街等等与水相关的风景,也便有着一厢情愿的向往。

    全世界有八大著名水城,我走过五个:威尼斯、阿姆斯特丹、斯德哥尔摩、苏州、曼谷。印象最深的当然是威尼斯,她是中世纪著名旅行家马可·波罗的故乡,那叹息桥的冷艳、那古迹遍地的哥特式建筑、那金碧辉煌的巴洛克式教堂;拿破仑称她是“举世罕见的奇城”,歌德和拜伦对她赞扬备至,莎士比亚为她写下文学巨著《威尼斯商人》;最难忘是圣马可广场,那是威尼斯的明珠,它最迷人的时候是上潮时光,一片潮水漫来,整个广场如同铺上一面硕大无比的镜子,所有的建筑物犹如镶嵌在水晶、琉璃之中,真是绚丽极了!

    半世纪以来,行旅所至的水乡,那就多了,我最心仪的地方是乌镇、周庄和丽江。

    乌镇的水水相连,桥桥相通,纤巧的乌篷船,枕河而居的木屋,乌镇的可以让你漫步、让你沉思、让你静静地与心灵对话的长长的青石板路,还有那“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”的诗情与画意,这一切,常常徘徊在我梦里。周庄古称“摇城”,那徽派浮雕、粉墙黛瓦、厅堂陪弄,那临河的蠡窗、入水的台阶,那双桥的杨柳丝、穿屋而过的箬泾河,那吴侬软语、阿婆茶香、橹声欸乃,昆曲悠远——画中的周庄,是我心中永远的外婆桥! 建于南宋的丽江古城,在青藏高原与云贵高原相连的地方,千年以来就是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的中转站。彩云之南的丽江,实在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,那举世无双的玉龙雪山、虎跳峡,那无边无际野花芳香的草甸,那无处不在的小桥、流水、古色古香的木楼人家,那醉人心魂的纳西古乐,那长裙摇曳的普米女、摩梭女……这是一个悠闲之都一个艳遇之城、这是一个可以让你放牧心猿意马可以忘却时光流逝的家园,这是我常常思念的地方!

    今年仲秋时节,我来福州台江。

    当地文化官员提到台江上下杭是名闻天下的古渡,水多桥多商埠林立,自南宋至民国,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环节,也是闽省最大的商贸重镇。当年,长袖善舞的商贾把“双杭”经营得活色生香,如果把台江比作一顶皇冠,那双杭便是皇冠上那颗璀璨的明珠,如今,重新改造的双杭,人称东方的威尼斯呢——这充满魅力的介绍,让我满怀兴趣也触动了我的水情怀我的威尼斯情结,我决心前往探胜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细雨霏霏的清晨,与我同行的是导游小陈。

    我告诉小陈,从前,我只知福州有三坊七巷,不知有曾经如此辉煌的双杭。小陈说:台江古称南台,面江临海,自古就是八闽各地商品进入省城的集散中心;双杭呢,便是浩瀚闽江停泊船只、起卸货物的水运埠岸,也是闽商的发祥地,解放后一度萧条零落,近几年政府发力修复改造,旧貌新颜、天翻地覆了!上下杭历史文化街区,西到白马路,南至苍霞新城、合春弄、三捷河、中平路,东临三通路,北傍学军路,用地总面积31.73公顷。耳听是虚,眼见为实,你看看就知道了!

    我们来到三通路口三通桥边,先下杭后上杭一路探访。

    三通桥是一座兴建于清嘉庆丙寅年(公元1806年)的石拱桥,桥身风雨沧桑苔痕漶漫,桥下流淌着静静的三捷河,河上有福船娓娓穿过。桥的左边是高楼林立的通街大衢,右边却是蜿蜒数里、沿河而筑的黑瓦白墙、翘脊凌空、仿如徽派建筑的房舍。一路走去,其间,也穿插着本土特有的雕窗巧绘、阳台垂绿的木楼、高墙大院的名人故居、富商巨贾的豪宅亭榭、香火氤氲的庙宇梵宫;当然,也有当年原住民津津乐道的奶婆弄、汤房巷;有五色繁花、常绿藤萝和爬墙虎,一丛丛、一串串、一朵朵、一片片,不问季节、不拘炎凉、不管高峻低卑,自得其乐地烂漫开放;有数百年老榕盘根错节长髯飘飘;有三二老者,悠悠然心无旁骛地雨中垂钓;船娘则一苇轻舟,悄然来去;偶尔,也有市井民居流出管弦悠扬,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…… 来这里,我自然而然地想起乌镇、周庄、丽江,想起唐诗宋词,想起温庭筠《忆江南》里的“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,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,肠断白苹州。”想起徐志摩笔下撑一把小伞走过江南水乡的丁香一般的姑娘……至于威尼斯,纵然水乡水街水韵相似,毕竟国情民情时空天差地别,就不敢妄加攀比了!

    “城南十里沙为岸,鳞次千家拥钓台”,漫漫千秋,双杭人凭借闽江四通八达的水系、凭借各种商船可以停泊各种大小码头的天然优势,风霜雨露、胼手胝足,发挥了他们吃苦耐劳的拼搏精神,也开拓了他们不同凡响的经商天赋,从而使双杭成为各地商帮的集中地,成为大宗茶、笋、纸、纺织品、南北货、药材、杂货等等行业的集散中心,这些货物,除辐射全国外,还远销东南亚和欧洲许多国家。

    “近市鱼盐千舸集,凌空楼阁万山低”,当时的双杭街,拥有商行、京果行、布行、颜料行、国药行、茶行、糖行、纸行、海味干货行、钱庄、船务行、汽车运输行等等各行各业共130家;拥有洋行、保险公司、邮电局、商会、救火会、学校、名人故居、会馆、酒楼、庙坛、祠堂等共65家。当年,以双杭为首的福州商帮的兴盛辉煌,实在不亚于晋商、徽商、粤商、浙商。

    小陈带我走进上杭路100号的魁星楼——亭台楼阁、彩塑墨绘、庭园榕樟,“林花着雨、水荇牵风”,真是美轮美奂,有如三坊七巷古建筑!那是清光绪年间富商张秋舫等人,首创组织福州商务总会时,集体捐资买地兴建。

    在下杭路与隆平路交叉口,有一座高大气派的老式花岗岩楼房,这是当地声名赫赫的咸康药行。那红木门窗、雕龙镂凤的楼房,是民国螺洲张桂荣兄弟开办的、占地约三千平方米的大药房,规模宏大,气派非凡。张家的二、三代,在大陆、在台湾和美国都有设庄经商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福州近代富商、马来西亚侨领杨鸿斌的旧宅采峰别墅——宅院坐落当地大庙山、背靠乌石山、面对藤山、左有鼓山、右有旗山,是风水绝佳之处。别墅之名,就是为了采纳五峰之灵气。别墅建筑是中西合璧的典范:西洋式的坊门,进门有斜坡向上的马道;门窗雕刻,则是中国式的梅兰松竹古典花卉;室内的屏风、太师椅、罗汉床、茶几;室外的花园、草坪、假山、亭台等等,都是中国风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兴化帮、江西帮、温州帮、闽南帮、福清帮、长乐帮等,在上下杭,也保留着许多精致高雅的别墅、洋楼、古厝、园林,这些或风韵犹存或老态龙钟的老屋以及它们的主人,多少年来,流传着无数神奇神秘惊险诱人的故事,那是双杭不朽的传奇和魅力。

    我喜欢台江的桥。台江洲多,原来,洲与洲之间的往来,只靠行舟,难免常常发生船翻人亡事故,为此,热心善举的殷商富贾、慈悲僧尼、好德官员,便发心募资建桥。河水浅江面窄的,建跳墩子、浮桥、木桥;河水深江面宽的,建单孔、双孔、多孔石桥,这些桥千姿百态,如万寿桥、白马桥、彬德桥、路通桥、十四桥、洗马桥、透龙桥、双龙桥等等,这些桥给百姓安康,给社会吉祥、给人们急公好义普济众生的美好启迪。当年马可·波罗来游南台,曾在他的《游记》里写道:“这里,一条一英里宽的大河,河上有一座美丽的桥,建筑在木筏上面,横跨河上。”可见,马可波罗也留意了这儿引人注目的桥。

    双杭的桥,是台江桥的一部分。我足迹所至的双杭桥,有三通桥、星安桥、大桥、小桥。这些河桥,每一座都有一段幽深的历史、每一座都有几个风流蕴藉的故事,它们或古拙或娟秀,都是双杭的风水宝地;它们身边的老树、馨花、流水、人家,都是双杭岁岁年年朝朝暮暮的风景;它们的百代风华,可以与乌镇、周庄、丽江等水乡里数不尽的长桥短桥姐妹相称并肩比美!

    有许多或本土或外乡的名人,与双杭结缘。

    我印象最深的,诸如明嘉靖年间奉命入闽抗击倭寇的戚继光;被乾隆皇帝擢升九门提督的甘国宝;清末武状元黄培松;还有在双杭演绎缠绵悱恻的爱情悲欢也演绎《茶花女》的翻译家林纾。

    九·一八事变后,在台江苍霞洲落足两年的著名诗人、文学家郁达夫——1936年2月上旬,从闽江口进入福州,在台江上岸,他觉得闽江碧水,实在太秀丽了!后来,他在游记中写道:“世界上都认为欧洲的莱茵河美丽,我觉得福州的闽江比莱茵河更加美丽!”

    是时正遇元宵,一天明月,满耳笙歌,触发了郁达夫的爱国之心,在台江青年会,他写下了三首诗:

    “剩水残山月仍园,客心何用转凄然?春风十里南台处,且听珠娘弄管弦。”

    “南朝往事去悠悠,有福何尝一福州?今日凭栏休洒泪,偏安事业亦千秋。”

    “东南形胜足偏安,赵宋王朝梦里残。奚怪今人咏风月,新亭我且耻儒冠。”

    这三首诗,成了诗人邂逅双杭时分留下的雪泥鸿爪!

    双杭是个特别富于母性情怀的地方。这儿,文官武将、才子佳人、士农工商、达官显贵、贩夫走卒,无不包容;这儿,儒、释、道、俗神和洋教,和谐共处。

    这里,有为纪念南宋末年状元及第、官至监察史、一片孤忠抗击元兵的忠臣陈文龙而建的尚书庙。

    这里,有供奉商神张真君的祖殿——下杭街东面有条沙合河,东通新港入闽江,西过三保也入闽江。每当闽江涨潮时,沙合河东也涨潮、西也涨潮,至下杭真君殿庙前会合。这种奇特的水文现象,使人们把真君殿视为福地、把张真君奉为商神。福州人说:“真君殿潮水两头涨,财源滚滚随潮来。”于是,此地香火鼎盛、海内外信众如云,好些商家公会都设在殿内。

    这里,有木鱼声声、梵音缭绕的观音庵,有海神妈祖娘娘庙,也有天主、基督教堂。

    双杭“有容乃大”,所以人们难忘双杭!

    走进双杭,是走进老时光,宜踩木屐、穿布衫、撑一把福州油纸伞,悄悄地走过河边、走过小桥、走进老屋、走进昔日的繁华与荣光,那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岁月隧道,那是让你倍感苍凉也令你奋马扬鞭的古钟遗响!

    威尼斯也罢、乌镇也罢、周庄也罢、丽江也罢,纵然你们千娇百媚,纵然你们珠围翠绕,但双杭比起你们,多一分阳刚之美,多一分烟火气息,多一分向前向上追寻的活力!现在,我依然爱你们——威尼斯、乌镇、周庄、丽江,但我更爱双杭,当然,这种爱,包含着毋庸讳言的故土乡情,但在我心底,确确实实,你们,是美丽的月亮,而双杭,是东升的朝阳!

    珍重老时光!珍重双杭!

    2016年10月8日 写于厦门

    作者简介

    陈慧瑛,女,1946年生于新加坡,归侨,散文作家、诗人、教授。1967年厦门大学毕业后到太行山插队劳动6年,1978年至1988年任厦门日报社文艺副刊主任编辑、记者,1988年至2007年任厦门市人大常委、侨港澳台外事宗教民族旅游委员会主任,1992年至2002年任福建省人大代表。

放大 缩小 默认
  © 版权所有 福建日报社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

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办  新闻研究所编辑 信息技术处制作

未经许可禁止做任何链接和镜像
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2
   第03版:专题
   第04版:要闻4
   第05版:海峡
   第06版:要闻6
   第07版:要闻7
   第08版:文体
   第09版:网事
   第10版:双创
   第11版:武夷山下
   第12版:产经周刊·茶界大观
珍重双杭
福建日报 专题 03 珍重双杭 陈慧瑛 不支持InfoYear组件-不支持InfoMonth组件-不支持InfoDay组件 SourcePh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