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版:武夷山下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要闻

第02版
要闻2

第03版
要闻3

第04版
要闻4
 
标题导航
          网站首页
  首页 |  版面导航  |  标题导航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日期:[ 2019年12月03日 星期二 ] -- 武夷山下 -- 版次:[ 11 ]
作家与作品
用诗意把人生清洗得透亮
——序哈雷诗集《我就这么短斤少两地活着》
蒋登科

    在旅途中行走,在现实里淬炼,在诗歌里修行,怀揣诗心一路向前,时间和阅历带给一个人的不是皱纹、白发和沧桑,诗意相伴的生命会越来越纯粹,越来越美好。当一位诗人能用自觉而诗意的目光审视这个世界,诗歌自会超越琐碎、狭隘、混沌而变得自由、舒展、澄澈。这是我读哈雷诗集《我就这么短斤少两地活着》的最大感受。我觉得时间赐予诗人的是成熟而温和的光芒,这些来源于生活,融会了生命体验和哲学思考的诗篇,像一枚一枚时光里的琥珀,意蕴隽永而光亮通透。

    哈雷和我是同代人,上世纪80年代初期,随着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政策在中国大地的不断拓展、深化,哈雷和很多同龄人一样,对诗歌充满了痴迷和热爱,创作了大量作品。进入上世纪90年代,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之下,诗歌的热潮有所减退,从事新闻工作、编辑工作的哈雷与诗歌渐行渐远。但是,一个在骨子里热爱诗歌的人是无法永远离开诗歌的。2007年,哈雷重返诗坛,再次开始了他的诗歌探索之旅。这位“归来”的诗人蓄满了生活的阅历和岁月的感悟,如同一口深井,一旦打通出口,诗意便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。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哈雷几乎一直处于写作的井喷状态,出版了《花蕊的光亮》《纯粹阅读》《零点过后》《寻美的履痕》《寻美山水》等多部诗文集。

    哈雷离开诗歌写作的十多年时间,其实他从未停止诗意的探索。“人生的本质是诗意的,人应该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。”这么多年,哈雷就如海德格尔所言,一直诗意地活着。回归诗坛之后,他把一切过往和经历都以诗意的形式呈现出来,这部诗集收录的就是他近期创作的诗歌作品。哈雷诗歌的基本特点就是生活底蕴深厚,发自肺腑,既不是简单的写实,也不是虚无缥缈的浪漫,朴实中带着优雅,端庄中不失灵气,平淡中见出精彩,寻常中饱含智慧,沉稳内敛,自成一格。

    《我就这么短斤少两地活着》这是一首朴素但却深刻的诗,哈雷用这首诗作了诗集的名字,肯定有他的用意。可以说,这首诗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诗集的主旨,体现了诗人的生活哲学和人生观念。在这个浮躁喧嚣、追名逐利的时代,看遍繁华、历经沧桑之后,哈雷真切地表达了自己的活法:身处尘世,坚守本心,给人生做减法,任外界物欲横流,自己心甘情愿选择短斤少两地活着。记得梭罗在《瓦尔登湖》中写道:“一个人,只要满足了基本生活所需,不再戚戚于声名,不再汲汲于富贵,便可以更从容、更充实地享受人生。”看清世界的真相之后,哈雷就这样从容洒脱地活着,享受简单、清澈的生命。“一个伟大的灵魂,会强化思想和生命。”哈雷就像爱默生说的那样,面对现实与生活,通过诗歌抒写真实的思想和本真的生命。

    哈雷对人世悲欢、聚散、名利等看得开,也看得透,他的很多作品,对人生的关注,对生活的解读,对命运的思索,对生命的感悟,都尽可能地过滤掉现实世界的喧嚣和杂质,呈现出一片澄静和慈悲,展现着他的精神哲学和人生境界。

    读哈雷的诗,我们可以说诗歌就是他的生命方式。他热爱生活,热爱创作,对生活始终充满着激情和浪漫,内心始终为诗歌保留着一方净土。这本诗集以创作时间先后,分为“篇外”和“篇内”两部分。“篇外:南十字星下,诗歌是一个人的萤火虫洞”,收录了他写于福州和奥克兰两地的作品;而“篇内:一个走失的诗人回到故里”,主要是写他回到故乡的各种体验和感受,表达着对故乡、亲人的深情眷恋和感怀以及对人世万物的炽烈的爱。

    生活的散乱与驳杂,生命的疼痛和美好,爱情的坚贞与凄凉,亲情的珍贵和温暖,远方与故土,梦想与现实,在哈雷的诗里冲撞,交融,渗透。他的诗歌关注生活经历、生命体验、人生态度和内在情感,既有茶香氤氲的茶舍,酿造美酒的酒庄,也有头戴安全帽的外来工人,穿街过巷、专揽些瓷器活的锔瓷者;有开在岭上的桐花,也有漫山遍野的狗尾巴草……他的作品,就是一个缤纷、美好、宁静的心灵家园。

    从某种角度上来讲,哈雷的诗,既有上世纪80年代北岛、顾城、舒婷等朦胧诗人的色彩,但又不仅仅停留在对那个时代的调整、完善上,更有一种跨越和深入,有着鲜明的个性特色,融合了生命经验和理性经验,充满哲理和思辨色彩,是生命和生活体验的产物。而写作过程中,哈雷保留了一些传统的表达方法,又不断突破与创新。他不跟风,不从众,具有独特的审美意识和独立的写作姿态,在当下各种流派各种风格混杂的诗歌语境下,哈雷的诗歌,注重诗的质地和温度,无论是情感还是艺术,他的诗歌都显得唯美隽永,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精神的融合与升华。

    或许可以这样说,哈雷是一个感受者,也是一个思想者。他在远离,也在回归。他遵循诗歌的基本规则,从意象的营造到诗意的呈现,从情感的表达到思想的挖掘,都是特别用心的。他的作品,一方面具有清新、柔美、简洁的风格,另一方面又有着跳跃、深邃和不可捉摸的含蓄蕴藉。在我看来,哈雷就是通过诗歌这种方式,完成了对生活的弥补,实现了对生命的抚慰。他通过疯狂实现了宁静,用斑驳完成了纯粹,把繁芜化成了简单。

    “南十字星”下,这位曾经走失的诗人穿越诗歌的“萤火虫洞”,在故乡与他乡、此地与彼地之间穿梭,这或许已经成为他的宿命。对二者,他都不会舍弃,也没有必要舍弃,因为这种方式生成了他的诗,使他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。在这种氛围中,哈雷像一棵诗歌之树,在岁月的风雨中活得更加超脱挺拔,每一根枝丫都摇曳着灿烂的诗意,每一片叶子都闪烁着思想的光芒。

    (作者系重庆市作协副主席)
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  © 版权所有 福建日报社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

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办  新闻研究所编辑 信息技术处制作

未经许可禁止做任何链接和镜像
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2
   第03版:要闻3
   第04版:要闻4
   第05版:海峡
   第06版:国内
   第07版:国际
   第08版:文体
   第09版:网事
   第10版:评说
   第11版:武夷山下
   第12版:产经周刊·金融
   第13版:厦门观察
   第14版:厦门观察·城事
   第15版:厦门观察·经济
   第16版:厦门观察·热点
我看见的幸福(组诗)
雁石溪畔治河人
我就这么短斤少两地活着(外二首)
用诗意把人生清洗得透亮
福建日报 武夷山下 11 用诗意把人生清洗得透亮 蒋登科 不支持InfoYear组件-不支持InfoMonth组件-不支持InfoDay组件 SourcePh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