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版:武夷山下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要闻

第02版
要闻2

第03版
要闻3

第04版
要闻4
 
标题导航
          网站首页
  首页 |  版面导航  |  标题导航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日期:[ 2019年12月03日 星期二 ] -- 武夷山下 -- 版次:[ 11 ]
新人新作
宋巧文

    12月新人 宋巧文,1987年生。福建泉州人,福建师大硕士研究生,热爱文字与美食。现为师大附小语文教师。新作之一 ——

    父亲是个老闽南人。从出生起,大半辈子都是生活在泉州。他曾经觉得,这辈子就窝在泉州就非常完满,一点都没有遗憾的念头。可就在临近退休前一年,因为外孙女的出生,过起了如候鸟一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来往于数百公里外的福州。虽然离家并不算很远,可是,拘在了水泥盒子里。熟悉的亲朋,远了;熟悉的食物,少了;熟悉的乡音,没了。父亲有时从菜市场回来会埋怨,想买的新鲜好食材都不知道该去哪里买。要是在泉州,他可是可以把东南西北犄角旮旯里的菜市场都如数家珍的人。东家挑花蛤,西市选螃蟹。南家五花肥,北市青菜鲜。可来了福州,父亲觉得,难以大展身手,就为了买菜一事都要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父亲不仅是这样念旧思乡的人,还曾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甩手掌柜。不过,那都是曾经。如今他操持起厨房里的物什却是行云流水、一把好手了。我喜欢吃家乡的面线糊,隔一段时间父亲就会专门给我解馋。但面线糊怎么做,我至今不知道。因为当我起床时,面线糊早已完成了。每次,冒着热气的面线糊被端了上来,父亲一定要说:“趁热吃,快吃。”

    今天早餐又是面线糊了。但只尝了一口,我就发现:“诶,这味道怎么和之前家里做的都不一样呢?”我随口嘀咕了。“当然啦!”父亲很是得意,“我可是一大早去市场里挑新鲜的蚬子,特意熬了汤底。你们最近都上火了,吃蚬子很好,败火气。”彼时,我的眼里倒没有闪着泪花,但心里确实一阵阵的发酸,生活里的点点滴滴都像结绳被从生活的水塘里一一带起。以往总是粗线条大咧咧的父亲,是什么时候、是什么原因被改造成了现在的细致入里,关注到了女儿的上火就想着要做点什么败火气。念头又这样被带起,我想起了每年枇杷一上市,多贵的价格也要从刚上市买到市场完全找不到了为止。因为,他觉得:“枇杷好,你们当老师的喉咙都不好,枇杷得多吃。”枇杷这东西,他好像守着一年又一年,每到冬末就开始数着日子,在市场上寻着最早上市的枇杷,从未缺席。

    此时的脑海中,跳出了一个字“飨”。我不曾去认真查阅这字的意思,但我单纯地在想到父亲做家乡的食物时,就配得上这个字。食物里,熨帖的都是爱。父亲在食材备菜中的加减都是关心和爱。

    我望着稚子,不知道他将来会不会记起母亲带给他有关食物的记忆……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  © 版权所有 福建日报社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

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办  新闻研究所编辑 信息技术处制作

未经许可禁止做任何链接和镜像
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2
   第03版:要闻3
   第04版:要闻4
   第05版:海峡
   第06版:国内
   第07版:国际
   第08版:文体
   第09版:网事
   第10版:评说
   第11版:武夷山下
   第12版:产经周刊·金融
   第13版:厦门观察
   第14版:厦门观察·城事
   第15版:厦门观察·经济
   第16版:厦门观察·热点
我看见的幸福(组诗)
雁石溪畔治河人
我就这么短斤少两地活着(外二首)
用诗意把人生清洗得透亮
福建日报 武夷山下 11 宋巧文 不支持InfoYear组件-不支持InfoMonth组件-不支持InfoDay组件 SourcePh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