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版:读书 上一版3
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要闻

第02版
要闻

第03版
要闻

第04版
要闻
 
标题导航
          网站首页
  首页 |  版面导航  |  标题导航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日期:[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] -- 读书 -- 版次:[ 12 ]
灯火相伴踏歌行
——读《十年灯火》
李宣华

    一日去拜访友人,他推荐了读《十年灯火》:“作者在书中写她的童年生活,像一个小姑娘,边走边唱,款款而行。”

    《十年灯火》的作者是夏一丹女士。夏女士原本在山城的一家医院工作,后来去了沿海城市。不过,无论她走到哪,都心心念念着自己度过童年时光的山乡水电站。一如她在《秋老板》一文中所写:“我在一个乡村水电站长大。水电站在荒野之中,单家独屋。荒凉而孤独的环境里,读和写就像墙角的野草,长成了我的习惯。”水电站有山有水有花有草,有风景有野趣,可惜简直就是个“不人之地”。离乡里有十几里路,离村里也有十几里路。村里人都把水电站叫成“海下”。这么一叫,叫出一股遥远的况味。

    在《我的阿勒泰》中,李娟有写不完的阿勒泰,那坚强能干的母亲,那高龄多病的外婆,那鸡那狗那鸭那鹅,那毁了再种、种了又毁的几十亩的葵花地,在她笔下信手拈来,“不做作、无野心、不模仿、不编造,笔下永远是自己全身心感受到的事情,看似轻描淡写,实则包含了对生活通透的智慧”。相较于地域辽阔的阿勒泰,夏一丹孩提时生活过的水电站要不起眼得多,但它在作者的心目中却“大如天”,是写不完、叙不尽的。因为,那电站后方的菜地,那电站旁的桃树、杨梅树、草莓、桑葚,等等,都是她的“菜”,都被爱文字也爱美食的她“烹成了舌尖上的精灵”。

    夏一丹把水电站的一花一草一木一人都写得“宛如平常一段歌”,初读,感觉是一杯“清凌凌的白开水”,再读,就有了温度,如茗如酒,“饮下去可以回甘”。她写到电站找爸爸修理电动机的“一度大叔”:“我总觉得,他的笑容就像是一绺沾在他的胡子上的棉花,一拈掉,就是满脸的苦涩和苍茫。”她写“狗事”:“有一天,姨妈发现一块肉已经发臭,手径直一扬,往河里扔去。狗不明白,以为是肉自己飞了呢,箭一般追出,扑向河边,不顾水浸了四个脚,硬是把那块肉叼住了……”这些文字,有声有色有思,有形有角有画面感,读来如清风缕缕,又何尝不是“看似轻描淡写,实则包含了对生活通透的智慧”?

    书名既然取为“十年灯火”,那就一定要有浓情的“烟火味”吧。对此,《十年灯火》是没有辜负的,编进“映山红”“饮食录”“客家风”“众生相”“行走记”五辑中的58篇文字,写的都是“吃喝玩乐行”的家常事。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?谁又能不食人间烟火?

    就这样,伴着浓情烟火传递的温暖“气场”,手捧《十年灯火》的读者不知不觉间就被磁吸了,不知不觉间就感动了。当然,文字里的“水电站”在感动读者之前,首先感动的是作者自己,就像她在书中所写:“在城里,有了自己的房,就仿佛一个人,抠开了城市生活的一小道缝隙”;“可是,城市没有炊烟传递温度,城市没有充满野草香气的风吹过我们的脸庞,我们被孤独如此准确地击中……”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  © 版权所有 福建日报社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

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办  新闻研究所编辑 信息技术处制作

未经许可禁止做任何链接和镜像
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要闻
   第04版:要闻
   第05版:海峡
   第06版:国内
   第07版:国际
   第08版:文体
   第09版:求是
   第10版:文史
   第11版:公益广告
   第12版:读书
理发室的小人书
融合科学美学 追求诗意生活
灯火相伴踏歌行
《小岛西岸的来信》
《当下的启蒙》
《无论如何都想告诉你的时间杂学》
《教育的未来》
福建日报 读书 12 灯火相伴踏歌行 李宣华 不支持InfoYear组件-不支持InfoMonth组件-不支持InfoDay组件 SourcePh 2